眼睛大而萌的“卡通版”拍胸舞木偶,是许思思的得意之作眼睛大而萌的“卡通版”拍胸舞木偶,是许思思的得意之作

  闽南8月5日讯 小时候,木偶是她的玩具;长大后,木偶成了她的工作。在西街裴巷一处老宅里,许思思正用自己的巧手,雕刻着一尊提线木偶。刀光锤影,木屑四溅,粗朴笨拙的木头,渐渐幻化出真人般的魂灵……

  1991年出生的泉州女孩许思思,在木偶家庭中长大,长期耳濡目染,一路走来都少不了木偶的影子。大学毕业后进入泉州木偶剧团工作,能独立创作并制作各种类型的木偶演出活动道具,包括提线木偶、杖头木偶、布袋木偶、皮影木偶等。如今,她在西街裴巷,有了自己的木偶工作室。

  “我在努力给自己打好基础,接触更多类型的演出和表演形式,来完善自己的木偶事业。”许思思说,目前她创作的重心主要集中在做表演功能的木偶,在传统的基础上,加入一些卡通、漫画等现代元素,希望能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和喜欢泉州木偶。

  改造老宅子 给木偶一个家

  西裴巷,就在开元寺边上,一条充满闽南特色生活气息的小巷。许思思的木偶工作室,就在巷子里。

  “这个老宅子,是我出生的地方,我的童年都在这里度过。我大学毕业那年,想要找个地方做自己的东西,就动手修复这座老房子。”老宅里,每一件小东西都是许思思淘回来的,其中有的是她从垃圾堆捡来的,有的是奶奶家不要的她挑走的,还有的是从倒闭的画室工厂搬回来的。

  老窗子拆下来的窗格,老木床上敲下来的木雕装饰,破旧的老藤椅……都被许思思当成宝,自己动手改造成新的模样。凌的桌面上,摆放着各种木偶部件;工作台上,各种刀、锤、锉、钻工具,还有一台平板电脑,用来随时对比效果图。在老宅子斑驳的光影中,一尊提线木偶,被精心包了起来,挂在墙上;一台老式的脚踏风琴上,也堆满了凌乱的麻绳和小木偶。

  “越接触木偶,越喜欢它们,想要了解更多,这里就像是它们的产房和家,它们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陪我一块成长。”24岁的大姑娘,面上静若处子,手里却是刀光锤影,木屑四溅。粗朴笨拙的木头,在她手上“长”出了嘴、眼、鼻、舌,面容栩栩如生、衣以罗绮、装以金碧,幻化出真人般的魂灵。

  在朋友眼里,许思思几乎是个“工具控”,她平时最喜欢逛的是五金店,属于那种走进去了没买几件工具出来就浑身难受的,“身为一个姑娘家,想想也是醉了”。

   进高校深造 当全能手艺人

  谈到父亲,许思思掩不住自豪。“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3分8秒的提线木偶大戏《四将开台》,其中一个就是由我爸爸表演的。”小时候,木偶就是许思思的玩具,除了摆弄爸爸的那些道具外,她还喜欢用笔描绘自己喜欢的木偶造型。

  2009年,许思思还是一名普通的美术高考生。后来得知上海戏剧学院面向全国各地招收木偶专业制作的学生,她觉得这是一种“机缘巧合”,便独自前往上海报考,最终成功被录取到“木偶表演与造型”专业。

  在许思思看来,这个专业就是“万金油”,什么都得学,什么都得会。而大学第一课,就是学磨刀,这也让许思思一时无法接受。原本一双光滑的小手,也总是伤痕累累,往往是旧的还没去,新的又来了。

  “开始挺抵触的,和自己想的不大一样,但在学习和接触过程中,我越来越对木偶产生了浓烈的兴趣,反正来都来了,干脆就好好学吧。”许思思说,除了绘画、雕刻这些基本功外,他们还要学表演、戏剧、礼仪、化妆、剧本……总之,就是把导演、演员、化妆、造型的活儿全做了,然后把学到的再赋予木偶,“比如木偶中的小旦,她的眉眼、她的动作应该什么样,这些都是按照人的感觉来创作”。

  最终她还是坚持了下来,而且每年都拿到高额奖学金,帮父母分担高额的学杂费。

  许思思回忆说,2012年作为上海戏剧学院优秀学生代表,她到成都参加第21届国际木偶节,是最年轻的“小花旦”,身边都是各种大师级人物,但她的作品人气一点都不差,无论是漂亮的小花旦,还是威风的红脸关公,就连一个泡沫做的练习作业��小猪头,全都受到观众的喜爱。

   作品保留传统 又有现代元素

  “木偶是从汉代就流传下来的,每个历史阶段都有自己的粉丝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观众要喜欢和接受!”看到身边的同学或转专业,或毕业后转行,许思思告诉自己,“必须坚定不移地做下去,我相信我可以的”。

  而这种对梦想的坚持有时候很残酷,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她做幕后工作,负责音响和灯光,很多人都忘了她是做木偶的。但她却在琢磨观众看表演时,什么桥段的笑声、掌声更多,木偶怎么表演、如何制作才能更流畅自然……

  毕业至今,许思思一边在剧团上班,一边在自己的小工作室进行创作,偶尔接单帮别人制作木偶和道具。“我觉得我很快乐,既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又能积攒经验,还可以赚钱,多少人羡慕我的工作呢!”

  “传统的木偶制作,我们晚辈是不可能超越的,但在保留传统的同时,合的创新是必要的。”许思思对自己的定位很明晰。她很尊敬木偶大师,会找各种机会向他们学习,然后创作各种更年轻的木偶作品。“我更愿意接触传统,在对传统了解的基础上,想办法寻找新型的材质或制作工艺,来创造新的木偶,既展现传统木偶精华,又能融入现代的新元素。”

  比如她做的拍胸舞杖头木偶,眼睛用的是卡通造型,看起来萌萌的,很招人喜欢。而这样的漫画、卡通元素,常常出现在她的作品里,也受到了不少年轻观众的青睐。“要让更多人接受真的很难,但我想朝着这个方向发展。”

  征集令

  来,年轻人为世界讲个泉州故事

  这一次,90后的你,就是头条的主角!

  如果你从小生活在泉州,热爱泉州,用脚步去丈量、用双手去摸索、用双眼去发现,那些属于泉州的特色,美食、美景、文物、武术、陶瓷、茶叶……而且有自己独到的体验和发现,请告诉我们。

  如果你认识的年轻人,对泉州的海丝文化感兴趣,还能玩出水平、玩出风格,那也是我们要找的!

  快,拿起手机,关注本报官方微信“海峡都市报大泉州”或@“海峡都市报闽南版”,也可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,头条都在等着你!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泉州故事!(海都记者 徐锡思 黄谨 实习生 梁帅帅 文/图)